当前版块:红友天地 -> 论文角落 本版版主:  返回主题列表
作 者
【贾芸与小红】的身份鉴定 [回复]
tbxz40001-192

头衔:会员
爵位:二等侯爵
经验:2818
金币:4516
在线:465小时44分钟
发帖:288
回复:134
注册:2012年6月1日
tbxz40001-192发帖集
发表于:2016-09-17 10:30 复制本页网址 楼 主

贾芸与小红,是两个重量级人物,隐藏很深,需要仔细分析,才能认清。

一、小红的【身世】【父母】【本职差事】
【出身】:原来这小红本姓林,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又是个林。】小名红玉,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红字切绛珠,玉字则直通矣。】只因玉字犯了林黛玉、宝玉,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妙文。】便都把这个字隐起来,便都叫他小红。原是荣国府中世代的旧仆,他父母现在收管各处房田事务。这红玉年方十六岁,因分人在大观园的时节,把他便分在怡红院中,倒也清幽雅静。不想后来命人进来居住,偏生这一所儿又被宝玉占了。
----批书人提示:林红玉名字中,红字切绛珠,玉字则直通矣。说明【小红是林黛玉的替身】。身世是奴仆。

小红的【父母亲】
凤姐笑道:林之孝两口子都是锥子扎不出一声儿来的。我成日家说,他们倒是配就了的一对夫妻,一对天聋地哑。【甲戌侧批:用的是阿凤口角。】那里承望养出这么个伶俐丫头来!你十几岁了?红玉道:十七岁了。又问名字,【甲戌侧批:真真不知名,可叹!】红玉道:原叫红玉的,因为重了宝二爷,如今只叫红儿了。   凤姐听说将眉一皱,把头一回,说道:讨人嫌的很!【庚辰侧批:又一下针。】得了玉的益似的,【你也玉,我也玉】。
----林红玉的父亲是林之孝,母亲是林之孝家的。小红是管家的女儿,身份是用人。
【你也玉,我也玉】说明小红和凤姐【都是玉】,都是【玉人】,都是黛玉的替身。

小红的【本职差事】
贾芸:是负责监种花木工程的头头,属于园林管理者;
小红:是浇花喂鸟、扫院子,担水、烧茶炉的,属于园林力工;小红属于贾芸的下属。
甄士隐:每日养花修竹,也是园林管理者。贾芸是甄士隐的替身。
浇花:
红玉道:昨儿二爷说了,今儿不用浇花,过一日浇一回罢。我喂雀儿的时侯,姐姐还睡觉呢。
----这里说的二爷即园林总监小芸二爷,是小红的上司,他说过一日浇一回,小红便惟命是听。
打扫院子:
原文:因此翻来复去,一夜无眠。至次日天明,方才起来,就有几个丫头子来会他去打扫房子地面,提洗脸水。这红玉也不梳洗,向镜中胡乱挽了一挽头发,洗了洗手,腰内束了一条汗巾子,便来打扫房屋。(25回)
借喷壶:
袭人叫她借喷壶。
跑腿学舌:
给凤姐当差,跑腿学舌,一口气说出五个奶奶,表明小红口齿伶俐。
给绮大姐姐描花样子:
只见一个未留头的小丫头子走进来,手里拿着些花样子并两张纸,说道:这是两个样子,叫你描出来呢。说着向红玉掷下,回身就跑了。红玉向外问道:倒是谁的?也等不得说完就跑,谁蒸下馒头等着你,怕冷了不成!那小丫头在窗外只说得一声:是绮大姐姐的。
----表明小红心灵手巧。

总之,小红是干粗活的,每天生炉子,浇花,喂雀,扫院子,担水,烧茶炉……有时也像娇杏那样,掐花,给太太小姐们送花。

二、贾芸的身世,【谋差事】,住址
贾芸的身份
(1)"走后门"求贾琏和凤姐【谋差事】的故事
贾芸从倪二那里借来银子,买贵重香料(冰片麝香),给【贾琏、凤姐】送礼,谋个【管理种树】的差事。
----【管理种树】的差事,属于大观园筹建者,原型【畅春园主管(李炆)】,小红本是他的夫人。
这个故事,含有真事隐:
【贾琏】表演第二身份----以【九龙佩】为标志,身份是康熙皇帝。
【凤姐】表演皇后。
贾芸送礼,就是李炆给皇帝、皇后送礼,属于走后门,买官,又称【捐官】,像贾琏第一身份一样,捐了个【同知】,五六品,管理畅春园。贾芸送礼当官的过程,就是畅春园主管(李炆)【捐官】的过程。

(2)贾芸号称【小芸二爷】【贾二爷】【庚辰侧批:如此称呼,可知芸哥素日行止,是"金盆虽破分量在"也。】。
----贾芸本是江南甄家宝玉的替身,原型【畅春园主管(李炆)】
夫人小红,差事是【浇花,喂雀,生茶炉子】,二人都是畅春园管理者。
(3)住址1: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芸儿。
----【西廊】就是西府,荣国府。
(4)住址2:绛芸轩(紫芸轩)
宝玉的住址叫"怡红院",可是晴雯登梯子贴上的三个大字却是"绛芸轩",这是怎么回事?
  一时黛玉来了,宝玉笑道:"好妹妹,你别撒谎,你看这三个字那一个好?"黛玉仰头看里间门斗上,新贴了三个字,写着"绛芸轩"。【甲戌侧批:出题妙。原来是这三字。】【蒙府侧批:照应绛珠。】黛玉笑道:"个个都好。怎么写的这们好了?明儿也与我写一个匾。"【甲戌侧批:滑贼。】宝玉嘻嘻的笑道:"又哄我呢。"

"芸"字----十分明显,暗指"贾芸","小芸二爷"。
"绛"字----赤色,火红。
【绛】字,包含三重含义:
康熙字典解释:【說文】大赤也。
----甄士隐(李炆)的名字中,【炆】字火字旁,小火的意思。宝皇帝(康熙的名字--玄烨),【烨】字火字旁,大火的意思。
康熙字典解释:【左思·吳都賦】綸組紫絳。【註】絳,絳草也。
----暗指"绛珠草"黛玉,又与"小红"通。
因此说,"绛芸轩"包含两个宝玉、一个黛玉的特征,包含贾芸、小红的住址。

(5)绮霰斋
是宝玉的"外书房",前80回中只有贾芸进入"绮霰斋书房"两次,宝玉自己一次都没进去过。这就说明贾芸是"绮霰斋"的主人。

三、贾芸与小红的爱情故事----【手帕情结】
二人一见钟情,互相眉来眼去:
那贾芸一面走,一面拿眼把红玉一溜;那红玉只装作和坠儿说话,也把眼去一溜贾芸。四目恰相对时,红玉不觉脸红了,【甲夹:看官至此,须掩卷细想上三十回中篇篇句句点"红"字处,可与此处想如何?】一扭身往蘅芜苑去了。不在话下。(26回)

小红关照贾芸:
贾芸到怡红院来见宝玉(宝皇帝),巧遇小红。
  (小红)下死眼把贾芸钉了两眼。【庚辰侧批:这句是情孽上生。】听那贾芸说道:"什么是廊上廊下的,你只说是芸儿就是了。"半晌,那丫头冷笑了一笑:【庚辰侧批:神情是深知房中事的。】"依我说,二爷竟请回家去,有什么话明儿再来。今儿晚上得空儿我回了他。"焙茗道:"这是怎么说?"那丫头道:"他【庚辰侧批:一连两个"他"字,怡红院中使得,否则有假矣。】今儿也没睡中觉,自然吃的晚饭早。晚上他又不下来。难道只是耍的二爷在这里等着挨饿不成!不如家去,明儿来是正经。便是回来有人带信,那都是不中用的。他不过口里应着,他倒给带呢!
  "贾芸听这丫头说话简便俏丽,待要问他的名字,因是宝玉房里的,又不便问,只得说道:"这话倒是,我明儿再来。"说着便往外走。焙茗道:"我倒茶去,【庚辰侧批:滑贼。】二爷吃了茶再去。"贾芸一面走,一面回头说:"不吃茶,我还有事呢。"口里说话,眼睛瞧那丫头还站在那里呢。(24回)
----小红对宝玉(宝皇帝)十分熟悉,连宝玉"没睡中觉"都清楚,对宝玉了如指掌。对贾芸十分诚恳,告诉他什么时间来最合适。

手帕作情结:
原文:近日宝玉病的时节,贾芸带着家下小厮坐更看守,昼夜在这里,那红玉同众丫鬟也在这里守着宝玉,彼此相见多日,都渐渐混熟了。那红玉见贾芸手里拿的【手帕子】,倒象是自己从前掉的,待要问他,又不好问的。不料那和尚道士来过,用不着一切男人,贾芸仍种树去了。这件事待要放下,心内又放不下,待要问去,又怕人猜疑,正是犹豫不决神魂不定之际,(26回)

小红梦思贾芸:
(小红)正闷闷的,忽然听见老嬷嬷说起贾芸来,不觉心中一动,便闷闷的回至房中,睡在床上暗暗盘算,翻来掉去,正没个抓寻。忽听窗外低低的叫道:"红玉,你的手帕子我拾在这里呢。"红玉听了忙走出来看,不是别人,正是贾芸。红玉不觉的粉面含羞,问道:
  "二爷在那里拾着的?"贾芸笑道:"你过来,我告诉你。"一面说,一面就上来拉他。那红玉急回身一跑,却被门槛绊倒。【庚辰侧批:睡梦中当然一跑,这方是怡红之鬟。】要知端的,下回分解。(25回)
----至此,贾芸与小红的爱情基本建立,手帕是定情物。

四、小红不甘心干粗活,总想干【巧宗儿】,给宝皇帝【递茶递水】,接近皇帝,向上爬

不巧不成书,老天爷把小红分配到怡红院。小红----原是荣国府中世代的旧仆,他父母现在收管各处房田事务。这红玉年方十六岁,因分人在大观园的时节,把他便分在怡红院中,倒也清幽雅静。不想后来命人进来居住,偏生这一所儿又被宝玉占了。(24回)

(1)初次给【宝皇帝递茶递水】,便被宝皇帝看上了
只剩了宝玉在房内。偏生的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三字不可少。】宝玉要吃茶,一连叫了两三声,方见两三个老嬷嬷走进来。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妙!文字细密,一丝不落,非批得出者。】宝玉见了他们,连忙摇手儿说:"罢,罢,不用你们了。"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是宝玉口气。】老婆子们只得退出。   宝玉见没丫头们,只得自己下来,拿了碗向茶壶去倒茶。只听背后说道:"二爷仔细烫了手,让我们来倒。"【庚辰侧批:神龙变化之文,人岂能测?】一面说,一面走上来,早接了碗过去。宝玉倒唬了一跳,问:"你在那里的?忽然来了,唬我一跳。"那丫头一面递茶,一面回说:"我在后院子里,才从里间的后门进来,难道二爷就没听见脚步响?"宝玉一面吃茶,一面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六个"一面",是神情,并不觉厌。】仔细打量那丫头:【穿着几件半新不旧的衣裳,倒是一头黑鬒鬒的头发,挽着个□,容长脸面,细巧身材,却十分俏丽干净。】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与贾芸目中所见不差。】宝玉看了,便笑问道: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神情写得出。】"你也是我这屋里的人么?"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妙问。必如此问方是笼络前文。】那丫头道:"是的。"宝玉道:"既是这屋里的,我怎么不认得?"那丫头听说,便冷笑了一声道: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神理如画。】"认不得的也多,岂只我一个。从来我又不递茶递水,拿东拿西,眼见的事一点儿不作,那里认得呢。"宝玉道:"你为什么不作那眼见的事?"【庚辰侧批:这是下情不能上达意语也。】那丫头道:   "这话我也难说。【庚辰侧批:不伏气语,况非尔可完,故云"难说"。】
----这段话,是宝皇帝和小红,首次相见。小红本是【干粗活】的,首次【从背面溜进怡红院】,给宝皇帝【倒茶递水】。宝皇帝便一眼看中小红【十分俏丽干净】。小红的优势是"相貌好",而且"会来事"。(小红就是黛玉)

(2)小红【又借找手帕】,再次进入怡红院,接近宝皇帝,遭到秋纹、碧痕的臭骂
秋纹、碧痕共提着一桶水,回到怡红院。
……忽见走出一个人来接水,二人看时,不是别人,原来是小红。二人便都诧异,将水放下,忙进房来东瞧西望,【庚辰(蒙府)侧批:四字渐露大丫头素日怡红细事也。】【庚辰眉批:怡红细事俱用带笔白描,是大章法也。丁亥夏。畸笏叟。】并没个别人,只有宝玉,便心中大不自在。只得预备下洗澡之物,待宝玉脱了衣裳,二人便带上门出来,【庚辰侧批:清楚之至。】   走到那边房内便找小红,问他方才在屋里说什么。小红道:"我何曾在屋里的?只因我的手帕子不见了,往后头找手帕子去。不想二爷要茶吃,叫姐姐们一个没有,是我进去了,才倒了茶,姐姐们便来了。"秋纹听了,兜脸啐了一口,骂道:"没脸的下流东西!正经叫你去催水去,你说有事故,倒叫我们去,你可等着做这个【巧宗儿】。【庚辰(蒙府)侧批:难说小红无心,白描。】一里一里的,这不上来了。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了?你也拿镜子照照,配递茶递水不配!"【庚辰(蒙府)侧批:"难说"二字全在此句来。】碧痕道:"明儿我说给他们,凡要茶要水送东送西的事,咱们都别动,只叫他去便是了。"秋纹道:"这么说,不如我们散了,单让他在这屋里呢。"二人你一句我一句,正闹着,
----这段话,是小红再次溜进怡红院,【递茶递水】,【屋内只有宝皇帝一个人】,二人在干什么?引起了秋纹、碧痕的怀疑,并骂小红是【没脸的下流东西!】

(3)作者介绍小红一心【往上攀高】
这红玉虽然是个不谙事的丫头,却因他有三分容貌,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有三分容貌尚且不肯受屈,况黛玉等一干才貌者乎?】心内着实妄想痴心的往上攀高,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争夺者同来一看。】每每的要在宝玉面前现弄现弄。只是宝玉身边一干人,都是伶牙利爪的,【庚辰侧批:"难说"的原故在此。】那里插的下手去。不想今儿才有些消息,【庚辰侧批:余前批不谬。】又遭秋纹等一场恶意,心内早灰了一半。
----作者说小红【心内着实妄想痴心的往上攀高】,这是给小红定论。

(4)又遭到晴雯的挖苦
晴雯一见了红玉,便说道:"你只是疯罢!院子里花儿也不浇,雀儿也不喂,茶炉子也不爖,就在外头逛。"【庚辰侧批:必有此数句,方引出称心得意之语来。再不用本院人见小红,此差只几分遂心。】红玉道:"昨儿二爷说了,今儿不用浇花,过一日浇一回罢。我喂雀儿的时侯,姐姐还睡觉呢。"碧痕道:"茶炉子呢?"【甲戌侧批:岔一人问,俱是不受用意。】红玉道:"今儿不该我爖的班儿,有茶没茶别问我。"绮霰道:"你听听他的嘴!你们别说了,让他逛去罢。"红玉道:"你们再问问我逛了没有。二奶奶使唤我说话取东西的。"【甲戌侧批:非小红夸耀,系尔等逼出来的,离怡红意已定矣。】说着将荷包举给他们看,【庚辰侧批:得意!称心如意,在此一举荷包。】方没言语了,【甲戌侧批:众女儿何苦自讨之。】大家分路走开。晴雯冷笑道:"怪道呢!原来【爬上高枝儿去了】,把我们不放在眼里。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,名儿姓儿知道了不曾呢,就把他兴的这样!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,过了后儿还得听呵!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,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得。"【庚辰侧批:虽是醋语,却与下无痕。】一面说着去了。
---- 晴雯说红玉【爬上高枝儿去了】,实际是说自己。晴雯与小红本是一个人。

(5)向凤姐学个【眉眼高低】
凤姐道:"既这么着,明儿我和宝玉说,叫他再要人,【甲戌侧批:有悌弟之心。】叫这丫头跟我去。可不知本人愿意不愿意?"【甲戌(庚辰)侧批:总是追写红玉十分心事。】红玉笑道:"愿意不愿意,我们也不敢说。【甲戌侧批:好答!可知两处俱是主见。】【庚辰:有话,好答。】只是跟着奶奶,我们也学些眉眼高低,【庚辰侧批:千愿意万愿意之言。】出入上下,大小的事也得见识见识。"
----学个【眉眼高低】,就是会来事,使手段,向上爬。凤姐就是这类人。二人同类。

(6)小红【口齿伶俐】,得到凤姐的【赞赏】
凤姐派小红办事,小红回话:
红玉上来回道:"平姐姐说,奶奶刚出来了,他就把银子收了起来,【甲戌侧批:交代不在盘架下了。】才张材家的来讨,当面称了给他拿去了。"说着将荷包递了上去,【庚辰侧批:两件完了。】又道:"平姐姐教我回奶奶:才旺儿进来讨奶奶的示下,好往那家子去。平姐姐就把那话按着奶奶的主意打发他去了。"凤姐笑道:"他怎么按我的主意打发去了?"【甲戌侧批:可知前红玉云"就把那按奶奶的主意"是欲俭,但恐累赘耳,故阿凤有是问,彼能细答。】红玉道:"平姐姐说:我们奶奶问这里奶奶好。原是我们二爷不在家,虽然迟了两天,只管请奶奶放心。等五奶奶【甲戌侧批:又一门。】好些,我们奶奶还会了五奶奶来瞧奶奶呢。五奶奶前儿打发了人来说,舅奶奶【甲戌侧批:又一门。】带了信来了,问奶奶好,还要和这里的姑奶奶寻两丸延年神验万全丹。若有了,奶奶【甲戌侧批:又一门。】打发人来,只管送在我们奶奶这里。明儿有人去,就顺路给那边舅奶奶带去的。"
  话未说完,【庚辰侧批:又一润色。】李氏道:"嗳哟!【甲戌侧批:红玉今日方遂心如意,却为宝玉后伏线。】这些话我就不懂了。什么"奶奶""爷爷"的一大堆。"凤姐笑道:"怨不得你不懂,这是四五门子的话呢。"说着又向红玉笑道:"好孩子,难为你说的齐全。别像他们扭扭捏捏的蚊子似的。【庚辰侧批:写死假斯文。】嫂子不知道,如今除了我随手使的几个人之外,我就怕和人说话。他们必定把一句话拉长了作两三截儿,咬文咬字,拿着腔儿,哼哼唧唧的,急的我冒火,他们那里知道!先时我们平儿也是这么着,我就问着他:难道必定装蚊子哼哼就是美人了?【庚辰侧批:贬杀,骂杀。】说了几遭才好些儿了。"李宫裁笑道:"都像你泼皮破落户才好。"凤姐又道:"这一个丫头就好。【甲戌(庚辰)侧批:红玉听见了吗?】方才两遭,说话虽不多,听那口声就简断。"【甲戌(庚辰)侧批:红玉此刻心内想:可惜晴雯等不在傍。】
----凤姐讽刺【装蚊子哼哼就是美人了?】【蚊子】是说自己的丈夫(原名李炆),说平儿装(李炆)的腔调说话,凤姐看不上(李炆)。凤姐赞扬小红"口齿伶俐",就是赞扬自己。那些"奶奶辈"的,都是(李炆)父亲李士桢的妾,或者(李炆)哥兄弟的夫人。小红也是凤姐替身。

五、宝皇帝【隔花看小红】
(1)宝玉便靸了鞋晃出了房门,只装着看花儿,这里瞧瞧,那里望望,【庚辰侧批:文字有层次。】一抬头,只见西南角上游廊底下栏杆上似有一个人倚在那里,却恨面前有一株海棠花遮着,看不真切。【甲戌(庚辰、戚序)夹批:余所谓此书之妙,皆从诗词句中翻出者,皆系此等笔墨也。试问观者,此非"隔花人远天涯近"乎?可知上几回非余妄拟也。】【蒙府夹批:余所谓此书词句中,翻出者身之妙,皆从诗,此非隔花人远天,皆系此等笔墨也。试问观者涯近乎?可知上几回非余妄拟也。】只得又转了一步,仔细一看,可不是昨儿那个丫头在那里出神。待要迎上去,又不好去的。正想着,忽见碧痕来催他洗脸,只得进去了。不在话下。
----宝皇帝【只装着看花儿】,目的不是看花,而是想找小红;小红也是在等宝皇帝。可惜被碧痕给搅黄了。
(2)下次二人再见面的时候,就要约会【共读西厢】了,……
----往下的故事,就和宝黛【共读西厢】的故事衔接,小红只表演【十六--十七岁的黛玉】,到此为止。

六、【滴翠亭】宝钗对小红的评价----【奸淫狗盗的人】,细看手帕是怎么交换的?

(1)只听滴翠亭里边嘁嘁喳喳有人说话。【甲戌侧批:无闲纸闲笔之文,如此。】…… 宝钗在亭外听见说话,便煞住脚往里细听,【庚辰眉批:这桩风流案,又一体写法,甚当。己卯冬夜。】只听说道:"你瞧瞧这手帕子,果然是你丢的那块,你就拿着;要不是,就还芸二爷去。"又有一人说话:"可不是我那块!拿来给我罢。"又听道:"你拿什么谢我呢?难道白寻了来不成。"又答道:"我既许了谢你,自然不哄你。"又听说道:"我寻了来给你,自然谢我;但只是拣的人,你就不拿什么谢他?"又回道:"你别胡说。他是个爷们家,拣了我的东西,自然该还的。我拿什么谢他呢?"又听说道:"你不谢他,我怎么回他呢?况且他再三再四的和我说了,若没谢的,不许我给你呢。"半晌,又听答道:"也罢,拿我这个给他,算谢他的罢。──你要告诉别人呢?须说个誓来。"又听说道:"我要告诉一个人,就长一个疔,日后不得好死!"又听说道:"嗳呀!咱们只顾说话,看有人来悄悄在外头听见。【庚辰侧批:岂敢。】【庚辰眉批:这是自难自法,好极好极!惯用险笔如此。壬午夏,雨窗。】不如把这槅子都推开了,【庚辰侧批:贼起飞志,不假。】便是有人见咱们在这里,他们只当我们说顽话呢。若走到跟前,咱们也看的见,就别说了。"   宝钗在外面听见这话,心中吃惊,【甲戌(庚辰、蒙府)侧批:四字写宝钗守身如此。】想道:"怪道从古至今那些【奸淫狗盗的人】,心机都不错。【庚辰侧批:道尽矣。】这一开了,见我在这里,他们岂不臊了。况才说话的语音,大似宝玉房里的红儿的言语。他素昔眼空心大,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。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,一时人急造反,【狗急跳墙】,不但生事,而且我还没趣。如今便赶着躲了,料也躲不及,少不得要使个"金蝉脱壳"的法子。"犹未想完,只听"咯吱"一声,宝钗便故意放重了脚步,【庚辰侧批:闺中弱女机变,如此之便,如此之急。】笑着叫道:"颦儿,我看你往那里藏!"一面说,一面故意往前赶。
----宝钗对小红的评价:怪道从古至今那些【奸淫狗盗的人】,心机都不错。(小红就是这类人)
----一时人急造反,【狗急跳墙】,是指《西厢记》中的张生,《红楼梦》中的贾瑞、狗儿。

(2)交换手帕,送手帕,晾手帕
交换手帕
    在【滴翠亭】,【贾芸的手帕】给了小红;【小红的手帕】给了贾芸。
----这是交换手帕,意味着二人订立终身。【贾芸】=【江南甄家宝玉】,小红=黛玉,等于【宝玉和黛玉】交换了手帕。
  【戚序(蒙府)总评:喜相逢,三生注定;遗手帕,月老红丝。幸得人语说连理,又忽见他枝并蒂。难猜未解细追思,罔多疑,空向花枝哭月底。】(26回,回末)
送还手帕,晾手帕
后来【宝玉挨打】之后,宝玉派晴雯给黛玉送手帕,晴雯道:"这又奇了。他要这【半新不旧的两条手帕子】?他又要恼了,说你打趣他。"宝玉笑道:"你放心,他自然知道。"晴雯听了,只得拿了帕子往潇湘馆来。只见春纤正在栏杆上【晾手帕子】,【蒙侧:送的是手帕,晾的是手帕,妙文。】见他进来,忙摆手儿,说:"睡下了。"晴雯走进来,满屋魆黑。并未点灯。黛玉已睡在床上。问是谁。晴雯忙答道:"晴雯。"黛玉道:"做什么?"晴雯道:"二爷送手帕子来给姑娘。"黛玉先发愣,然后猛醒:……(34回)
----宝玉【送给黛玉】的手帕,是半新不旧的,用过的,而且是两块,这是怎么回事?这是以前小红送给贾芸的,被宝玉剪成两半。黛玉先发愣,然后猛醒,这是黛玉装的,实际心理明镜,这是黛玉以前送给宝玉的定情物。现在宝玉把定情物送回,退换原主,而且剪成两半,意味着断绝情缘。春纤正在栏杆上【晾手帕子】,这块就是贾芸给小红(黛玉)的那块,黛玉也不要了,已经扔在栏杆上。至此,贾芸与小红的【手帕情结】到此【散结】,手帕的故事,前后衔接。手帕的来龙去脉,作者交代完毕。然后黛玉作《题怕诗》,共三首,写在三块手帕上,以后另议。

(3)批书人对小红的评价----奸邪婢
红玉笑道:"愿意不愿意,我们也不敢说。【甲戌侧批:好答!可知两处俱是主见。】【庚辰:有话,好答。】只是跟着奶奶,我们也学些眉眼高低,【庚辰侧批:千愿意万愿意之言。】出入上下,大小的事也得见识见识。"【甲戌侧批:且系本心本意,"狱神庙"回内方见。】【庚辰眉批:奸邪婢岂是怡红应答者,故即逐之。前良儿,后篆儿,便是确证。作者又不得有也。己卯冬夜。】【庚辰眉批:此系未见"抄没"、"狱神庙"诸事,故有是批。丁亥夏。畸笏。】
----注意,【庚辰眉批:奸邪婢岂是怡红应答者……】与宝钗的评价相同。
【畸笏】的所谓"狱神庙"回内方见。是作者删弃的早期内容。(引起种种猜测,但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续编,否者视为伪造。)

七、小红的口头谈:【千里搭长棚,没有个不散的筵席】,【谁守谁一辈子呢?】
红玉道:"也不犯着气他们。俗语说的好,"千里搭长棚,没有个不散的筵席",【甲戌侧批(庚辰、戚序、蒙府夹批):此时写出此等言语,令人堕泪。】谁守谁一辈子呢?不过三年五载,各人干各人的去了。那时谁还管谁呢?"这两句话不觉感动了佳蕙的心肠,【庚辰侧批:不但佳蕙,批书者亦泪下矣。】由不得眼睛红了,又不好意思好端端的哭,只得勉强笑道:"你这话说的却是。昨儿宝玉还说,【庚辰侧批:还是补文。】明儿怎么样收拾房子,怎么样做衣裳,倒象有几百年的熬煎。"【甲戌(庚辰、戚序、蒙府)夹批:却是小女儿口中无味之谈,实是写宝玉不如一环婢。】【甲戌(庚辰墨)眉批:红玉一腔委屈怨愤,系身在怡红不能遂志,看官勿错认为芸儿害相思也。(己卯冬。)】【 甲戌(庚辰墨)眉批:"狱神庙"红玉、茜雪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。(叹叹!丁亥夏。畸笏叟。)】   红玉听了冷笑了两声,
----【千里搭长棚,没有个不散的筵席】,是说江南甄家必然被抄家;时间【不过三年五载,各人干各人的去了】。
也同凤姐所说【聋子放炮仗──散了罢】。
【聋子】:指【天聋地哑(林之孝)】,也指【智通寺老僧(老僧既聋且昏)】。都代表甄士隐(李炆)。
【炮仗】指【元春之谜(鞭炮)】。也指【带响鞭的风筝(封氏)】。
【聋子放炮仗】和【放风筝】是同样意思:甄士隐休妻,把封氏、凤姐、黛玉、元春……放回娘家。

【谁守谁一辈子呢?】
----就是说,小红不能守贾芸一辈子,【不过三年五载,各人干各人的去了】。就是离婚了。
【不过三年五载】和《芙蓉女儿诔》中的【五年八月有奇】一致,证明了小红是晴雯、黛玉的替身。

以上是贾芸和小红的第一身份:
贾芸是甄士隐(江南甄家宝玉)的替身,原型畅春园主管(李炆),号称【贾二爷】。
小红是(封氏、黛玉、凤姐等人)的替身,表演十六--十七岁时的故事。

《春夜即事》忆"小鬟"
霞绡云幄任铺陈,隔巷蟆更听未真。
枕上轻寒窗外雨,眼前春色梦中人。
盈盈烛泪因谁泣,点点花愁为我嗔。
自是【小鬟】娇懒惯,拥衾不耐笑言频。(23回)
----【小鬟】二字表明,甄宝玉怀念的是一名【小丫鬟】(即小红,黛玉,晴雯,娇杏……)。
-------------
下面说贾芸和小红的第二身份
一、贾芸的母亲
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芸儿。
----【西廊】就是西府,荣国府。
【五嫂子】应是李士桢五子李炆的【妾】。因此,贾芸又是甄士隐的儿子。

二、贾芸【认干爹】
宝玉笑道:"你倒比先越发出挑了,【庚辰侧批:何尝是十二三岁小孩语。】倒象我的儿子。"贾琏笑道:"好不害臊!人家比你大四五岁呢,就替你作儿子了?"宝玉笑道:"你今年十几岁了?"贾芸道:"十八岁。"(24回)
  原来这贾芸最伶俐乖觉,听宝玉这样说,便笑道:"俗语说的,"摇车里的爷爷,拄拐的孙孙"。虽然岁数大,山高高不过太阳。只从我父亲没了,这几年也无人照管教导。【庚辰侧批:虽是随机而应,伶俐人之语,余却伤心。】如若宝叔不嫌侄儿蠢笨,认作儿子,就是我的造化了。"贾琏笑道:"你听见了?认儿子不是好开交的呢。"【庚辰侧批:是兄凑弟趣,可叹!】说着就进去了。宝玉笑道:"明儿你闲了,只管来找我,别和他们鬼鬼祟祟的。【庚辰侧批:何其堂皇正大之语。】这会子我不得闲儿。明儿你到书房里来,和你说天话儿,我带你园里顽耍去。"说着扳鞍上马,众小厮围随往贾赦这边来。(24回)
----这段文字中,宝玉的原型,如果当做江南甄家的宝玉(李炆)来看,贾芸就是李炆的儿子,宝钗(五嫂子)所生。

三、贾芸给父亲的信
只见园中后门上值日的婆子手里拿着一个字帖走来,见了宝玉,便迎上去,口内说道:"芸哥儿请安,在后门只等着,叫我送来的。"宝玉打开看时,写道是:
    不肖男芸恭请父亲大人万福金安。男思自蒙天恩,认于膝下,日夜思一孝顺,竟无可孝顺之处。前因买办花草,上托大人金福,竟认得许多花儿匠,【己卯(庚辰、戚序 、蒙府)夹批:直欲喷饭,真好新鲜文字。】并认得许多名园。因忽见有白海棠一种,不可多得。故变尽方法,只弄得两盆。大人若视男是亲男一般,【己卯(庚辰、戚序 、蒙府)夹批:皆千古未有之奇文,初读令人不解,思之则喷饭。】便留下赏玩。因天气暑热,恐园中姑娘们不便,故不敢面见。奉书恭启,并叩台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芸跪书。【戚序(蒙府)夹批:一笑。(列藏、甲辰、己酉:入正文。)】【甲辰夹批:连接二启,字句因人而施,诚作者之妙。】
    宝玉看了,笑道:"独他来了,还有什么人?"婆子道:"还有两盆花儿。"宝玉道:"你出去说,我知道了,难为他想着。你便把花儿送到我屋里去就是了。"
----贾芸送【白海棠】,应是【西府海棠】,代表海棠花史湘云,史湘云即是宝钗。

四、【容长脸】
1、袭人是【容长脸】
(贾芸)只见有个丫鬟端了茶来与他。那贾芸口里和宝玉说着话,眼睛却溜瞅那丫鬟:【甲戌侧批:前写不敢正眼,今又如此写,是用茶来,有心人故留此神,于接茶时站起,方不突然。】【庚辰侧批:此句是认人,非前溜红玉之文。】【细挑身材】,【容长脸面】,穿着银红袄儿,青缎背心,白绫细折裙。──不是别个,却是袭人。【甲戌(庚辰)侧批:《水浒》文法用的恰,当是芸哥眼中也。】(26回)
2、小红是【容长脸】
宝玉一面吃茶,一面【庚辰(戚序、蒙府)夹批:六个"一面",是神情,并不觉厌。】仔细打量那丫头:穿着几件半新不旧的衣裳,倒是一头黑鬒鬒的头发,挽着个□,【容长脸面】,【细巧身材】,却十分俏丽干净。(24回)
3、贾芸是【容长脸】
只见旁边转出一个人来,【庚辰侧批:芸哥此处一现,后文不见突然。】"请宝叔安"。宝玉看时,只见这人【容长脸】,【长挑身材】,【年纪只好十八九岁】,生得着实斯文清秀,倒也十分面善,只是想不起是那一房的,【庚辰侧批:大族人众,毕真,有是理。】叫什么名字。(24回)
----袭人、贾芸、小红三个人都是【容长脸】,而且都是【细长身材】,明显是一家人。
【容长脸】表明与【贾蓉】有关联,或者是贾蓉本人,或者是贾蓉子女。

五、【云儿唱曲】
【云】:代表史湘云。
【云儿】:史湘云的儿子--贾芸。
【云儿唱曲】:就是贾芸(作者曹雪芹)唱的。

六、"狱神庙"诸事
【庚辰眉批:此系未见"抄没"、"狱神庙"诸事,故有是批。丁亥夏。畸笏。】
【庚辰眉批:茜雪至"狱神庙"方呈正文。袭人正文标目曰"花袭人有始有终",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,与"狱神庙慰宝玉"等五六稿,被借阅者迷失,叹叹!丁亥夏。畸笏叟。】
【 甲戌(庚辰墨)眉批:"狱神庙"红玉、茜雪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。(叹叹!丁亥夏。畸笏叟。)】
----看来,"狱神庙"诸事,是【抄没】时期的故事,应是甄士隐入狱,贾芸、小红、茜雪去探望,贾芸、小红均以第二身份出现。

七、总结
作者赞扬贾芸:原来这贾芸最伶俐乖觉。(注意带个"最"字,无人能比)

批书人对贾芸的赞扬:
【庚辰侧批:……金盆虽破分量在。】
【庚辰侧批:芸哥亦善谈,井井有理。】
【庚辰侧批:芸哥亦善谈,好口齿。】
【庚辰侧批:有知识有果断人,自是不同。】
【甲戌双行夹批:总写贾芸乖觉,一丝不乱。】

贾芸的故事,在数量上超过贾蓉、贾蔷、贾兰,在"艹"字辈中贾芸是第一主角,贾蓝、贾菌次之。这三人是正派人物。

贾芸、小红第二身份:
【贾芸】:父亲是江南甄家的宝玉(原型李炆),母亲五嫂子(原型李炆的妾佟氏--宝钗)。
【云儿唱曲】:就是贾芸(作者曹雪芹)唱的。
【小红】:曹雪芹夫人。

贾芸、小红的【双重身份】分析结束。

2016-9-16

  投诉 给作者留言给tbxz40001-192留言 给其他网友留言传纸条 返回主题列表 返回顶部
*** 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所有帖子未经作者许可,不得转载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 ***
 
请登录后回复,谢谢!
:如果您是已注册用户, 请点这里登录。 [点这里注册],如懒得注册,请填写大名和E-mail后发表

   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!

版权所有 © 红楼网 备案号: 陇ICP备05006114号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240号
Copyright © 2005 www.myhonglou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Emal: myhonglou@myhonglou.com 
   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不良信息
举报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