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、梦本有相同母本者。如第七十一回,府本戚本和列本有混入正文批语一条:“人非草木,见此数人,焉得不垂涎称妙。”第二十三回和第二十四回从郑本。第六十四回从杨本。第十六回末秦钟之死的描写从舒本。第六十三回删去芳官改名耶律匈奴和温都里纳情节,则与杨本、梦本相同。第六十七回戚本、梦本与列本有共同底本而比列本文字为晚;梦本回目并列书写,与列本相同。极其特殊的是,前四回和第十七回、十八回,列本依违于己、庚、杨、舒之间。如第四回,杨本独有的标题诗,唯列本有之。列本之底本由多种版本凑合而成,当中有不少晚期抄本,亦经窜改。它又有独出的脂批及非脂批,也是此本的特异之处。其过录时间应与梦觉本、舒序本相当,即在乾隆四十九年甲辰(1784)至乾隆五十四年己酉(1789)之间。府本、杨本成书在程高本之后,但是,列本并非直接从这两个本子抄录来的。此本另有一种特殊批语是接着正文写的,字体也相同, 在起讫处加方括号,并与开头右侧空行小字写有“注”字。出现于第十六,六十三,七十五回。当是过录时误将批语钞作正文,后校对时发现,加以标明。

列藏本现藏苏联科学院东方研究所列宁格勒分所,1986年,由中华书局影印出版。

上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