韵文。在第四十一回前的那首七言绝句之下,署名立松轩。立松轩把他的批语写入双行批注,可证王府本的底本为立松轩手抄本。松轩本的底本则有三个,依次为庚辰本、己卯本和杨藏本(皆非今本)。此本前五回文字属于庚辰本。第十六回末,都判与小鬼的调侃世情,己卯本有残文。此本正是己卯本残文的连缀。第五十六回改“时宝钗”为“识宝钗”,即从杨藏本。诸底本经过立松轩的整理和修改。第十七回和第十八回已分开,第十九回有了回目,第二十二回末已补齐,第六十四回,补入一个有批语的稿子,第六十七回亦补入,第八十回也有了回目。——凡此种种,以下各本皆大同小异。如无特殊情况,即不再赘述。王府本的抄写时间颇晚。它的第六十七回据程甲本抄补,用预留纸张,由前八十回抄手之一书写。在总目中,该回与其它各回似为一色笔墨。这说明王府本的过录时间是在乾隆五十六年辛亥(1791)之后。

王府本与戚序本之间,版本的联系很密切。主要表现于二者的行款版式,完全一样。正文的文字倾向,十分接近,它们不仅大量存在与其他各本的共同异文,而且某些特殊的版本现象,诸如衍夺讹误,别体字的出现,都往往相同。脂批,除了王府本独有的行间侧批外,其余的,如回前回后的总批,行中的双行小字批等,文字、条数以及位置等等,都几乎完全相同。此外,还有特有的分回方式,另拟的回目,等等,也都很接近。这一切,都说明了王府本和戚

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