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玉缘序

 

上一页 回目录

下一页  

华阳仙裔

天名离恨,仅着一现之昙华;地接长安,拟种连枝之芍药。绛珠幻影,黛玉前身,源竭爱河,慧生顽石。红楼梦醒,犹疑人月团圆;碧简灰飞,谁信沧桑颠倒。尽许情根蟠结,原为乌有之谈;直教慧剑精莹,难割鸳俦之累。此间以眼泪洗面,旁观方手倦支颐。似空似色,疑假疑真,如曹雪芹《石头记锣原编,继以沈青士久红楼梦移诸赋。端相正面者,堕风月宝监之情魔,别具会心者,即玉茗传奇之性理。乃复梦中说梦,痴不胜痴,圆绘传种,评赞索隐,断以《春秋》之笔,凝为水墨之魂。太虚幻境,偏多柱史之才;新誌《齐谐》,亦有卧游之乐。彼姑妄言,我参别解。一人一赞,一卷一图,或合或分,生渐生悟。茶初酒半,灯烬香温,其求诺南华之解脱乎,抑寄诸北苑之丰神乎?则此卷之旖旎萧疏,殆有胜於博弈之百损而无一益也巳。光绪十四年小阳月望日华阳仙裔识。

(《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光绪十年同文书局石印本,卷首)

上一页 回目录

下一页  

     
 

第 6 页